本站推荐:
廉洁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廉洁文化

中医批评家徐灵胎

 作者: 管理员  发布部门: 监察审计处  发布时间: 2018-07-09  点击数: 


图片1.png

徐大椿,又名大业,字灵胎,晚号洄溪老人,江苏吴江县人,清代康熙乾隆年间人(1693年——1771年) 。他长得身材魁梧,宽宽的额头,有侠义之风,古道热肠。

一、自主学习 

徐灵胎七岁进私塾,有点与众不同,喜欢独立思考。每天能背诵几行课文,但记得快忘得也比较快。徐灵胎十四岁的时候开始学习八股文,学得还不错。但徐灵胎立志要研究经学,问老师哪本经最难学。老师回答:《易经》为诸经之首, 最难学了!徐灵胎就开始研究《易经》,找来了一大落的注解《易经》的书籍,开始写关于《易经》的论文。后来徐灵胎《道德经》产生了兴趣,又找来了有关《道德经》的各家注释研究,着手自己注释《道德经》。他一边学习一边写,这本书一直写了二十年,出版后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他的父亲徐养浩对水利工程有研究,在他十八岁的时候,父亲说水利工程可以使农田得到灌溉,可以防范洪水,其用大矣!徐灵胎拿来了成堆的水利工程书,开始攻读,颇有心得。他一生以水利为主业,在县衙了干着水务局长的活。二十岁的时候,他用了半年的时间学习天文学,把书拿来,一边研究一边照着书在天空中寻找星星,考证星星的运行状态。也就是这个时候,他对武术产生了兴趣,开始拜师学武,两年以后直练得一身武艺,能举三百斤巨石,熟练地掌握了散打母子枪棍技击之法。他五十岁后研究音乐, 他的音乐著作《乐府传声》问世,在中国古代音乐史还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!

徐灵胎一共哥五个,他是老大。二十多岁的时候, 三弟、四弟、五弟全部因病去世,他决定一定要把医学问题搞清楚!方法还是自主学习,他找出了医书古籍《难经》和注释书籍,自己写一本注释《难经》的书。他一边写一边学,写得差不多了,也学得差不多了。这本《难经经释》在他三十五岁的时候出版了。然后他注释了我国最早的药物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,对书中一百种药物进行了研究,这本书在他四十四岁的时候出版了,叫做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。这就是现代教育理论中的自主学习。徐灵胎学习动力在哪里呢?就是他的初心——“忠孝仁义信”。徐灵胎的一生,凡事没有不从老百姓的角度出发的,为人看病可以解除老百姓的痛苦;兴建水利,是因为水利可以老百姓得以丰收,家园不被水冲垮;别人家丧葬没有钱了,谁家的没了粮食,他能帮忙的一定出手;乡里修桥补路,他是见义必为。他研究了音乐,是因为他的母亲年龄大了请昆曲演员为母亲唱戏让母亲开心,他觉得演员唱得需要改进,就捎带地研究了昆曲,结果研究成了音乐家。

二、抵命救治

徐灵胎是一位名医,但他一辈子都不是专职医生,因为他一直在政府搞水利,看病是业余爱好,谁有病了就找他看,也不怎么收钱。有一年夏天酷热,有个叫毛履和的人,他的儿子感受了暑热而病,身上发热,大汗不止,但是脉搏微弱,四肢冰冷。前面的医生判断是热证,使用清热的药物。徐灵胎诊断后告诉毛履和,你的儿子的确是暑病,但是阳气马上就要消失了,应该赶快用人参附子之类的温热药物来回阳救逆!毛履和听了,面有难色:人家医生都说了是温病了,应该用清热之药啊。徐灵胎急了:这是温病没错,可是温病也有变证啊,病情变化了,药物也要随之变化啊。毛履和犹豫不决,徐灵胎真的急了,走上前抓住毛履和的衣服,瞪着眼睛说:我们是朋友啊,不能坐视不管,如果我没有把握的话,又怎么敢随便拿这种病重的人来做试验呢?如果您不相信我,那么患者服了我的药后,假如死了,我情愿以身偿命!(死则愿甘偿命) 毛履和才同意,把药给患者喝了。结果是一副药下去,患者的汗就止住了,四肢也暖过来了。然后徐灵胎再调换了方药,用了十天的时间,这个患者痊愈了。

三、怒批庸医

早年,徐灵胎几个弟弟不治病逝给他带来很大的心灵创伤,在看病的过程中,碰到一些被庸医治坏的患者,他的愤怒与日俱增,批判就无可抑制了。

他不是圈里人、无门无派。中医圈子里大家互相维护着,互相担待着,谁都不得罪。徐灵胎不是圈里的人,无门无派,他可以不用顾忌地批评别人。有一天,有位大官的公子向徐灵胎和另一位老中医,求长生不老之方。徐灵胎说:您先帮我找到一个长生不老的人,给我看看,然后我再帮您配一个长生不老的方子。可旁边那位老医生开出长生不老的方子,公子给了一大笔银子。徐灵胎拿过方子一看,原来都是些血肉有情的温补之品,只是故意把制作方法搞得非常的复杂,使得看上去很不同寻常罢了。徐灵胎对老先生说:您的这个长生不老之方太让我开眼界了!老先生说:你别笑话我,你不是靠行医来吃饭的圈里人。凡是富贵之人,什么都不缺,就想不死,所以千方百计求不老之方。如果不知道这个方子,就显得你学问很低。在圈里混,身不由己啊。徐灵胎听了恍然大悟,原来圈子里路子深啊!徐灵胎把这件事写进了他写的书里。

他博览群书,言之有据。徐灵胎说过自己看过的中医书批阅之书约千余卷,泛览之书约万余卷。当时有个名医叫叶天士,比徐灵胎年龄大些,一共拜了十七位老师,是一代大家,他们算是当时的医界双璧。有一次叶天士曾对门人讲:吴江徐秀才治病,很有思路,但用药太杂,这是没有老师的原因。后来,叶天士看了宋版《外台秘要》,吓出了一身冷汗,对门人说:我以前说徐秀才开处方没有根据,谁知都是出自《外台秘要》,真是学问无穷,不可轻量啊。”  

他不惧权威、不教条。《临证指南医案》是叶天士的弟子们收集整理的师傅看病的记录。徐灵胎批评非常有趣,好的地方他极力称赞,不好的地方他毫不留情。有的时候叶天士说了半天,他在后面批两个字:瞎论,有的时候批不切不伦不典,有时候就长篇大论一番。今天叶天士的《临证指南医案》与徐灵胎的评注已经合为一体。明朝赵献可写的《医贯》,重视补阳,认为命门之火在人的身体中至关重要,大力补肾阳。这书当时影响很大,很多人照着做。徐灵胎是你写一段我跟着驳斥一段,一段不漏。他指出赵献可所引用的《内经》的话,都是他自己编出来的,想必赵献可闭着眼睛估计天下人都不看《内经》吧。 

他疾恶如仇、痛砭时弊。 人参在当时那是极其贵重的药,有的医生喜欢开人参是图回扣。他们说人参这东西好啊,吃了大补,有病了不吃人参怎么行呢?如果孩子有病了,家长没给买有人参的药,那就不是慈爱的家长了;父母病了,如果做儿子的没给买人参,那就不孝顺了;夫妻兄弟病了,没给买有人参的药,就伤天害理了。很多家庭本来就没钱,患了病后医生给开人参,就砸锅卖铁买。其实好多人不适合服用人参,服用后是家破人亡,人财两空。徐灵胎写了一篇《人参论》,他说那些杀人犯,顶多是杀人,没本事连被害者的家一块给弄破产了;如果一个人做生意破产了,那钱没了人却还活者。先把被害者的家给弄破产,然后再取人性命,那就是这庸医手里的人参啊,千万别以为人参是有病必服的补药啊。医生必须查清病情,如果患者真正确实是体虚,不用人参不能治愈,服用人参必须绝对安全,然后才能用,还必须看看患者家里的财力是否可以支撑,不至于服用人参之后,生计无法依靠。医生开处方,要节省着用药,一方面要考虑节约资源,一方面考虑保全人命,同时还要考虑患者家庭的承受能力。现在的一些黑心医生,在人不知鬼不觉中害命谋财,老天也会在人不知鬼不觉中降祸给他们。” 徐灵胎谈论的是人参,但讲的是为医诚信廉洁的大道理。

徐灵胎七十九岁那年。乾隆皇帝征召他进京。腊月初一,京城大雪,徐氏父子抵京,他们找旅店住下。两天后,徐灵胎把儿子和几个朋友请到自己的房间,对他们说:此次奉诏进京前,我已经知道自己命数已尽,但忠义二字不可违,故不惜残命,冒死进京,非常不幸的是,现在我估计可能无法等到再面见皇上了,就把各位找来,与各位告别吧。大家很诧异,老人的态度却平和。接着,他与大家从容议论阴阳生死出入之理,又写了自己的墓前对联:满山芳草仙人药,一径清风处士坟。至夜,徐灵胎谈笑而逝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